您的位置: 西藏信息网 > 健康

兵主 第二章 冲突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3:34:07

兵主 第二章 冲突

林越站于棺材之后,随着那一道符箓的撕下,犹如来自阴间的冰寒之气席卷了四周,不过眨眼功夫便将所有人冻僵。

唯有被叫做天哥的男子,他身上有红华升起,脑后更是沉浮着一轮犹如太阳的光轮开合,而头顶之上更是闪烁出十八颗拳头大小的斗转星辰,强大的气息散发而出,抵御着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彻骨寒气!

“开!”天哥爆喝出声,身上的红华刹那间强盛如炽光,一时之间,他身上的气息也随之强大起来,一扫四周,周围的寒气顿时像是火烧一般被蒸发得一干二净。

“天师?不错不错。”见此,林越似笑非笑地说道,却丝毫不为天哥驱走寒气而担心。

他摸着下巴,打量着棺木之上的符箓,之后像是挑拣一般,伸手向了其中一张书画着奇图案的符箓,一把将它揭开。

几乎是揭开的瞬间,棺木之中犹如寒风咆哮,骇人听闻。

“咔、咔。”紧接着,从棺木的正下方出,竟然开始结出一层层冰晶,冰晶以迅雷之势,蔓延向天哥所在的位置,想要将他冻成冰块!

炎暑之下,竟然凭空结出冰晶,这样的事情任谁看到也会大吃一惊。

特别是刚刚抵御了彻骨寒气的天哥,体内精力本就已经消耗殆尽,如果被这冰晶冻住,恐怕是在劫难逃,不假思索,在冰晶蔓延到他脚下之时,他凌空一跃,飞出百米之外,躲开冰冻而来的寒冰

只是,那由棺木生出的寒冰仿佛有了灵识一般,在天哥跃出的瞬间,立刻转变了方向继续朝着天哥而去,而且速度比之刚才,更加快速!

在天哥反应过来之时,冰晶已然到达他的脚下,瞬间如同跗骨之蛆,攀附而上,冻结了他的双脚!

一时间,天哥整个人如同扎根在了这地上,再也动弹不得,他咬牙切齿地看向林越,两眼像是要冒火了一般。

这冰晶一旦粘附上人体,绝对能够在第一时间将整个人冻成冰块,但是此时的天哥仅仅只是双脚被冻住,显然是天哥的察觉到之后立刻以强大的修为抵御了冰晶蔓延。

“不错不错。”从始至终,林越都是淡然如水,仅仅只是动动手揭下棺木上的符箓就瞬间秒杀上百人,此时天哥再看向林越只觉得这家伙简直可怕至极。

谈笑间,就能屠灭上百人!

然而,似乎林越并不打算就此收手,他又做出习惯性地动作,摸着下巴,挑拣着棺木上的符箓。

“这次要揭那张好呢?”林越像是自问自答一般,但是听在天哥耳朵里却如同恶魔的审判一般。

通过观察,他已经了解

兵主  第二章 冲突

,那些已经泛黄了的符箓就像是封印着棺材里的恐怖存在一般,每揭开一张符箓就相当于解开一层封印,释放出棺材里的能量。

而且能量会随着揭开符箓的数量增多而变得越来越强,揭开第一张符箓的时候,只是区区寒气就已经让他们招架不住,揭开第二张符箓的时候,棺木结出冰晶,天哥更是消耗了全身力量才勉强支撑不被冰冻,若是揭开第三章的话,他根本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!

“你是恶魔!”天哥惊恐的嘶喊着,眼前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少年在他眼里俨然变成了一个杀人如麻,如同地狱走出来的恶魔!

然而对此,林越仅仅只是笑了笑道:“你答对了!”

话说完,他已经看中了贴在棺木之上上百张符箓里的其中一张,便要伸手去揭。

“手下留情!”而就在这时,一道老成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,及时制止了林越的动作。

林越不急不慢地回身看去,只见来人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中年人,标准的身材,穿着与他的气质一般,都是那般严肃,不苟言笑。

“陈执!”天哥见到来人,顿时欣喜,陈执名为陈岚彦,是炼器师协会的执事之一,不管是权利或是修为都是一等一的,而他平日与陈执走得是最近,眼下能救他的或许唯独眼前的陈执了!

“你好,我是炼器师协会的执事,不知道小友来我们协会所谓何事呢?”中年人来到林越跟前收起了那副严肃,露出半抹笑意问道。

然而林越却只是淡然看了他一眼:“既然是执事想来也有三分权,也罢。”

说完,林越只手取出一纸手书交给陈岚彦。

陈岚彦满是疑惑地接过来摊开一看,霎时脸色大变,连忙弯腰九十度,恭敬问道:“请问您是……”

见到陈执的态度,就是天哥也大吃一惊,要知道,执事的身份在协会里也就仅次于会长,再加上陈执的修为,何时这般卑躬屈膝过?

然而今天,他竟然对着一个少年弯腰,这无疑是颠覆了天哥一直以来的观念。

相比天哥的目瞪口呆,林越就显得从容不迫,他摆了摆手道:“破岳天宗林越,手书上所说的事,没问题吧?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陈岚彦哈腰道,而后连忙从怀里取出一块拇指大小的徽章,徽章之上以秘法雕刻了一把锤子,锤子之上,是五颗星星缠绕。

见此,天哥再次为之感到震惊,陈执所取出的徽章代表着什么他最清楚了。

那是炼器师协会会员的专属徽章,至少要成为一名炼器师并且通过考核才能够得到,天哥在协会呆了五年之久,就是想要学习一些炼器的法门,成为一名炼器师,然而五年之久,可说学到的连皮毛都算不上,可知炼器之难。

而眼前的少年凭着一张手书竟然就轻而易举地成为了协会会员,而且是五星级别的!

要知道,炼器师也有三六九等,普通会员只能得到一星级别的徽章,而要想得到五星级别的,至少也要是五品炼器师才行!

得到徽章之后,林越的脸上却没有任何波动,收起徽章后转身离去。

“林越小兄弟。”而在林越转身走去的时候,陈岚彦叫住了他。

“还有什么事么?”林越问道。

陈岚彦小跑而来,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交给林越道:“这是雪脉石,是我千辛万苦前往极北之地才得到的,赠与林兄弟。”

林越轻轻看了一眼,心中却清楚这家伙的讨好之意,接过装有雪脉石的盒子,顿时一股彻骨的冰冷从手上传来,林越不以为然,随意就丢给了身边的清霜。

雪脉石珍贵无比,世间难寻,虽然如此,林越却清楚得狠,血脉石贵就贵在一个“寒”字。

然而背着棺材的林越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寒气,要知道,若是他背上的棺材打开所散发的寒气足以冰封万物,又怎么会是区区的雪脉石所能相比的呢?

雪脉石在他手上无疑是鸡肋一般,不过对于清霜来说倒是可以当作零食吧?

见到林越随手将雪脉石丢给身边的丫鬟,陈岚彦也不敢多说什么,最后似是想起什么说道:“林兄弟是破岳天宗的弟子?”

“是又如何?”林越问道。

陈岚彦眉头皱起道:“万蝎宗此时正在攻打破岳天宗,林兄弟你快回去看看吧。”

闻言,林越眼中顿时泛起寒气,他身上的气势突然一变,就是陈岚彦这样的高手也不禁后退几步,心中骇然!

林越此时身上的气势或者说是杀气凌然,哪里像是一个二十岁少年会有的?

“万蝎宗看来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。”林越冷声道,背着棺材离去。

见到林越离去后,陈岚彦终于是松了一口气,就在刚才一瞬间,林越所散发的杀气,就算是他活了这么多年也难见,此时的他,仿佛能够看到万蝎宗就要倒大霉了!

林越一走,冰冻天哥的寒冰也悄然融化。

“陈执,您这是……”显然,天哥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陈执对林越的会这般恭敬。

陈岚彦却是冷冷地看了一眼天哥:“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如有再犯,你就不必留下来了。”他的声音冷淡,给人一种无法反驳的感觉。

天哥背后冷汗直冒,连忙应声退去,此时他终于知道,他们惹到了一个不该惹的人物。

北海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济南治疗卵巢炎费用
双鸭山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
北京国仁医院正规吗
北京当代乳腺专科医院黄汉源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