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西藏信息网 > 游戏

克斯玛帝国第四八五章天国有路1

发布时间:2019-11-21 22:51:23

克斯玛帝国 第四八五章 天国有路【1】

杜林吩咐都佛去做,考斯特却笑了起来,笑的有点放肆。他慢慢的抬起头,眼白上已经爬上了一些血丝,微微偏着头流露着桀骜的神情斜看着杜林。

“我认识你!”,这是考斯特的第一句话,“你是奥迪斯市的市长,很有名的新锐政客,报纸上还说你是什么‘少数派’。我也听说过你在东海岸那边的事迹,是挺吓唬人的。”

杜林挑着眉梢转过身正视着他,微微颔首,让他继续说。

不知道是他破罐子破摔,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,他的话似乎并不是在求饶的样子,“你要抓我家人?难道你没有家人吗?”,他的口气看上去很随便,很轻佻,可他这是一种威胁,“我相信你也有家人,父母,兄弟姐妹什么的。你可以抓我的家人,难道别人就不会去抓你的家人吗?”

“杜林先生,你今天怎样对待我,明天就会有人怎样对待你!”

杜林忍不住闷笑了一声,身体都抖动了一下,他迈步走向考斯特,一只手揣进了衣服的口袋中,就在他与考斯特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,他突然间将插入口袋的手攥成拳头,向后上放抡起来,然后狠狠的一拳打在了考斯特的腮帮上。

嗡的一声衣袖快速移动时候挂起的风湖后就是嘭的一声闷响,考斯特的脑袋狠狠的甩向一边,鲜血瞬间撒了一地。

杜林松开手,将染血钥匙丢给了都佛,他掏出上衣口袋里的白色手绢,擦拭着手背上的鲜血。

基拿从考斯特身后揪着头的头发向后扯,让考斯特抬起了头。

他的腮帮到嘴角被钥匙尖撕裂出一条口子,下半个脸皮和肉都耷拉下去,露出了被鲜血覆盖的牙齿与牙龈。他眼睛有些暗淡,但依旧桀骜的看着杜林。

这种人物杜林不是没有见过,歌多尔一样桀骜,一样的狠毒,可最后他并没有获得怎样的好下场。

一边擦着手背上的血迹,杜林一边斜睨了他一眼,“我们的区别在于当有人有这种想法的时候,我会先一步干掉他。而你,只有被实施了的这种想法之后,你只会口头上强硬。考斯特先生,你无论表现的如何强硬,或是拒不配合,对我来说都并不重要。你只是池塘中的一条鱼,你不是池塘,多你一个,少你一个,都无关大局。”

他将白色的手绢盖在了考斯特的脸上,“你猜,你身后的人会不会因为你这样的小人物,和我全面开战?”,他手紧紧的抓住考斯特裸露出来的下颌,用力一拉。令人牙酸的咯嘚一声

,考斯特的下巴被杜林拽的脱臼了,“啊,我差点忘了,你不能说话了。有时候闭嘴比不经思考的乱说更宝贵。”

“那么晚安考斯特先生,明天你就能够见到你的家人了,彼此的最后一面!”

考斯特开始挣扎起来,但这又有什么用?当他企图用威胁的手段来制衡杜林的那一刻起,杜林的心态就已经发生了转变,不再是好奇,而是杀心。

雄狮必须杀死所有敢于冒犯自己威严的人,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自己在狩猎区域内至高无上的统治力。

当一只土狗朝着雄狮咆哮的时候,只能够成为一顿午餐。

离开了草料仓库后杜林和都佛上了车,他一边整理衣服,一边说道:“让萨维过来吧,差不多也快有一年了,是时候考研一下他们训练的成果了。”

“要开战了?”,都佛一边驾驶者车辆,一边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了一眼,“对方是谁?战争会达到怎样的程度?”

杜林整理好衣服望着窗外如照亮了天空的城市彩灯,轻笑着说道:“一个很厉害的人。”

的确,如果考斯特的上家是一个普通的势力,他会毫不犹豫的出卖对方来换取自己的安全。他能够盯着杜林众多头衔还这么不配合,说明他有一种底气。这种底气就源自于他的上家,他相信自己消失几天之后上家就会发觉,就会有人来和杜林谈判,到时候他就安全了。他满以为杜林是他见过的那种政客和帮派首领,可他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——他与杜林之间没有打过交道。

和杜林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,他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,又是一个很难说话的人。

特别是当一个人侵犯了他的利益时,他绝对不会妥协,甚至会舍掉一部分的利益,就一定要和敌人玩命。

可能有人觉得这是一种很愚蠢的行为,都是为了金钱,都是为了权力,有什么不能谈的?说出这种话的人绝对都是那种从小到大衣食无忧的人,最少也是中产阶级。在他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中,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沟通协商无法解决的。

可事实是不仅有,还有很多。

不容冒犯的自由!

不容践踏的尊严!

不容侮辱的人格!

或许在他们的眼里那些为了一两句脏话就闹出命案的人很可笑,可是在社会底层,这不是可笑的事情,这是严肃的事情。

一路上的沉默,都佛没有说话,他心里有点莫名的紧张。杜林很少会像今天这样有点失常,或者说是失态。这说明制造假币的人或者组织势力很大,所以他才会有些失态。

沉默中都佛将杜林送到家之后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打了一个给萨维,让他们明天收拾东西,到奥迪斯市来。

第二天杜林就恢复了常态,他晚上其实也考虑了一段时间,最后还是决定如果对方不付出任何代价的话,那么他打造的这个销金窟,就会成为别人的销金窟。今天是代币的问题,明天可能就涉及到赌场的股份,最后说不定他的所有游戏规则都会被人践踏破坏。只有让人们知道了他的决心,才能够起到警醒的作用。

只要敢伸手,总要死一边才行。

第二天下午,从纳米林德斯那边接来的考斯特先生的家人已经到了,加起来有十几个人,还有一些亲戚平日里没有什么联系。这十几个人都是他身边的人,亲近的人,时常会联系的人。

他们一开始以为考斯特真的是邀请他们一起到奥迪斯市玩一次,所以对于开着奥迪斯市接待车来接他们的人并没有质疑。大家都知道考斯特是一个混蛋,他喜欢到处尝新鲜,有什么地方出现了好玩的东西,他一定会去看看。

奥迪斯市就在旁边,这么大的事情他肯定不可能呆得住,或许他发现了那里真的好玩,同时也难得大方一次,这些人也就上了车。

这辆车,不是那么好上的。

车子没有停在奥迪斯市任何一个接待站,而是直接开进了牧场后面的库房区,停在了一间草料房外。当一名手里拿着枪的人让他们下车的时候,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。那个吝啬的考斯特,怎么可能邀请他们来这里享受?

但是这个时候醒悟,已经有点迟了。

在草料房中,考斯特见到了他的亲人们,妻子、孩子、堂兄弟以及叔叔和妻弟。这些人惶恐不安,手足无措的站着,周围那些人给予了他们太大的压力。

考斯特的眼睛里弥漫着绝望的色彩,他以为杜林回来,然后给他最后一次机会。他一定会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杜林,换取一线生机。现在他非常的后悔,因为杜林这个家伙根本不按照规矩来,让他完全跟不上杜林的节奏。

他甩着脑袋呜呜啊啊的叫嚷着什么,基拿知道他想说话,可是杜林没有吩咐过让他再有开口说话的权力,他就没有把考斯特脱臼的下巴给他按回去。

“先生们,女士们,非常的抱歉把你们引来这个不太美好的环境中。因为考斯特先生在杜林先生的地盘上使用兜售私下制造的伪劣代币,严重的损害了杜林先生和奥迪斯市整体市民的权益,所以考斯特先生被杜林先生邀请了过来,希望他能解释清楚。”

“可是考斯特先生不仅没有意识到他所犯下的错误,更没有道歉表示自己的悔过之心,还口出狂言威胁杜林先生,所以杜林先生只能用一些过激的方式,来解决这个小麻烦。”

说话的是海特,他穿着警服,警帽上的天平徽章闪烁着金光,肩膀上的肩章更是透露出了他的职务和地位。他有些歉意的笑了笑,“我们已经为诸位准备了纳米林德斯可以买到的最好的棺木,所以请诸位去见天主吧!”

枪声不断的响起,考斯特已经陷入了疯狂,基拿一拳打在他的太阳穴上,让他老实了下来。当然,他用的是最小的力气,不然真有可能一拳头把人给打死。

他揪着考斯特的头发,用带着厌恶与怜悯的眼神看着他,“这就是和杜林先生作对的下场,杜林先生今天有重要的事情没办法亲自为你送行,所以他让我转告你,一路走好!”

一声枪响……

天津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
六盘水哪家治癫痫最好
榆林治疗牛皮癣医院
内蒙古航天医院怎么样
藁城市人民医院怎么样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